《你的剧本逊毙了》

写那些让你深深着迷欲罢不能的东西,那些让你血液沸腾,让你午夜难以入眠,让你在鸡尾酒会上不顾场合热烈争论,甚至不惜和老友闹翻的东西。

“ 写剧本将改变你的人生 , 就算你不能卖掉它 , 最起码你改变了你的人生 。 ”——约翰·特鲁比

你现所写的东西在深深吸引别人之前,是否深深吸引着你自己?可能已经深藏于表之下的十七层底,你笔下的故事是不是终究还是围绕某个吸引你的核心的?如果你有什么想说 ,那你的剧本就值得一读 。

写作不适合懦夫,它需要投入巨大的心力和精力,艰苦卓绝。从事这项工作段时日,你就会被痔疮、背痛缠身。如果你一心只想着挣钱,你绝对没法捱过漫长过程中深入骨髓的艰难困苦。所以,看在上帝的份上,你得确实有什么想写才行。你为什么想要写作?你为什么充满激情?对你来说什么东西重要?什么是能写的,你关心的,你所知的,读者有兴趣看的?什么故事你比其他任何作者更有资格说?如果因为之前七部冲浪惊悚片都赚了一笔,所以你也要写一部冲浪者的惊悚片,那从一开始你写作的目的就是错的。而敏锐的观众也能闻到这种从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坏疽的腐臭味。你可以写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电影 —— 如果其中确实有什么东西仿佛钩子勾着你的内脏 —— 你终于有机会写点与众不同的东西了。

制片人也跟观众一样。他们只有等你给他们的时候,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 。所以赶紧把你独特的东西展示给他们吧。

你的人生也许并不是上好的电影题材,所以一定要注意把它改编成戏剧,然后应深深挖掘你的内心,发掘出那种深埋的情绪。你可以就自己的感受写一部了不起的电影,强烈的情感是全宇宙通吃的,也会像流沙一样深深吸住你的读者,让他们沉溺其中不可自拔。

尽一切方法,利用一切手段,为你的影片找到一个好名字。

你的人物是个百分百的好人么?没人应该这样。他们得有一到两个缺点。

人物一定要是可见的 ,即使把声音关掉也一样 。眼见一个家伙把蔬菜罐头洗了再洗才放进储藏室,效果远胜于听他说: “ 我是个洁癖怪人 。”

你的人物有变化么?变化越大,就可能越好写。在114页的剧本里,如果托比是从A一路变成Z,想想其中有多少步你可以写。但是如果他只是从 A 到 F ,变化没那么大,写作难度也增加了。

没有所谓的“一个普通小镇”,没有所谓的“一个中等城市”,真实生活中也许没有,电影里是肯定没有。如果你在选择地点的时候不能做到真正的具体 , 具体到乡村、城市或者别墅里的某个房间,你就没法发挥到最佳写作水平。

你的故事发生在哪一年最合适?哪个季节最合适?想象一下你的故事发生在罗马、发生在冬日里积雪三尺厚的死寂的阿拉斯加,或者发生在加利福尼亚的海滩上会多么巨大的不同?观众对同一个事件分别发生在内布拉斯加州、塞尔玛或阿拉巴马又会有怎样不同的反应?地点的选择不仅会影响整个故事,还会影响单个的场景。

他可以是全宇宙无敌的超级混蛋 , 但只要他有趣 , 我们照样会被他吸引 。

我们希望你笔下的人物得到他想要的,但是我们不必喜欢他,我觉得最好的状态就是:“他是我们最讨厌的家伙,我们却偏偏仍希望他赢 。 ”

你必须为英雄找到一个人来对抗。如果你没有,赶紧找一个。

你的英雄是否有趣,取决于他的对手。

别把他弄成一个百分百的坏蛋。就像你的英雄也不是百分百的好人一样 , 你的对手也不应该是一个彻底的混蛋 。

没有对手,你的英雄永远也不可能进化到他需要变成的那样。

是什么引起主人公发生变化?最好是他的对手。

人物和故事优先 , 先于任何事情 。把结构扔到一旁,先享受故事的乐趣。

那是我最富有创造力的时刻之一,曾经,在一个午后,我躺在床上,胸前口袋里揣着一个录音机。在我渐渐进入梦乡之前 ,我一直听着音乐构思故事。真正进入睡眠之前我仿佛遁入了一个奇妙的空间——我依然可以思考可以说话,我的思维和音乐互动不受约束——那种自由的感觉简直难以置信。想法自己就飞旋着跑出来,而我只是把这些由音乐触发的想法口述出来。 我迫使自己一直醒着,坚持停留在这个不受正常思维拘束的区间,就在半梦半醒之际对着录音机讲述——直到最后渐渐睡去。当我从小憩中醒来,就开始誊写自己的笔记。一些很垃圾,但是另一些非常有创造力。这是一种构思故事的非常方法,仅供参考。

作为一个编剧你追求的就是张力。

不要犯我很多学生都犯的错误,故事一开始的时候就缺乏张力——赌注不能一开始很低,到后面才提高;赌注要一开始就很高,然后越来越高,越来越高。一开始的时候,你的家伙已经在走钢丝了,然后在他走到半途的时候开始刮风,他的老婆远远地站在钢丝那头对他嚷嚷要离他而去。当他走到3/4的位置的时候,他的医生给他掷过来一只纸飞机,打开是张便条,为了告诉他得了癌症 ……不管怎样 , 反正不能让你的家伙一开始的时候稳稳当当地站在地下 , 故事必须一开始就张力十足。

你的时间期限压缩得越短 , 就越容易得到令人满意的好故事 , 因为你给你的人物增加了困难。

给读者提供一次情感经历,否则你就是在浪费时间。什么情感不要紧,但是一定要确保他或她确实感受到了,当然越强越好。

你的故事必须围绕某事——这就是你的主题。在电脑上把它打出来,一直盯着它。不管你的主题是什么,你的英雄需要从始至终都在解决这个问题 , 他的性格成长也必须与主题紧密结合 —— 这是故事结构的基础。

“一个能引起共鸣(或引人注目)的主人公发现自己身处于某种麻烦之中,他做一些积极的努力试图摆脱这麻烦,然而他的每一次努力 , 只能让他陷得更深 ,而且一路上他遭遇的阻碍也越来越大。最后,当事情看起来好像最黑暗无望的时候 , 主人公好像就要玩完了的时候 , 通过他自己的力量 、 智慧或者机灵 , 他终于设法摆脱了麻烦 。 ”

这个麻烦也需要像主人公一样有趣。不仅仅只是对你有趣!它必须是一个有相当难度的大问题,而且很激烈。如果她不能解决,之后的人生就会一团糟。

永不言弃!这是你的英雄的颂歌,也是不解的魔咒!

阻碍必须越来越大,只有这样,通过跟它们的战斗,人物才能变得越来越聪明越来越强大,最终才能战胜坏蛋。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 , 如果阻碍不是越来越大的话,读者就会觉得乏味失去兴趣。

不管你写什么怎么写 , 反正你必须让他走到悬崖边上 , 差点就摔得粉碎一命呜呼。

你必须知道你的人物一开始的时候在哪儿,你还必须知道你的人物最终要去哪儿,这就是她的弧光、她的转变、她的变化。有时你可以先想结尾:“当一切结束的时候,她会是什么样子?——强壮,友善,活跃?”然后反向进行——“那她开始的时候是怎样一个人? —— 脆弱,烦躁,处境危险? ”

如果你从头娓娓道来你的英雄是如何陷入困境 ,效果估计不会理想,一开场就该让他正身处困境之中。如果他没有麻烦 , 你干吗要讲这个故事?给他一个够分量的、困难的、有趣的问题。

故事一开头人物没有意识到的东西,到故事结尾却是人物真正需要的东西。米克和基思所言极是——“你不是总能得到你想要的 ” , 但是如果你努力 ( 真的很努力 ! ) , “ 你会得到你需要的 ” 。

在中间点(midpoint)也需要有一个大事件。或者人物大胜,或者人物惨败。或者让我们觉得美妙绝伦,或者让我们觉得糟糕透顶。总之有什么事发生 ,故事由此拐入新的方向。布置个作业,随便挑些电影,找出影片的中间点。瞧 ,它在那儿!

最低限度你需要知道你的主题、你的人物怎样转变,故事中主要的惊喜是什么。当然你还需要知道结尾,知道你要往哪儿去很重要 。

“一句话大纲”是非常重要的写作工具!没有它根本不可能看到你的故事,比如看115页的剧本很难看清楚故事的情节设置。通过把每个场景里发生的事只用一句话做言简意赅的描述,你就可以将故事的全貌一览无遗。

0%